戀與製作人∣遇見逆水寒∣魔道祖師
Facebook:湘澄牛小排

碓冰真澄

  灼熱的吐息被攏在手心裡,像初春賞櫻還有些微冷時被塞入手裡的熱飲。那是紫花地丁獨有的氣息,分明還有著大片的時光,卻磊落坦誠的將永恆遞上。

  「……真澄君,不可以唷。」

  少年的眼裡還是閃過了失落,接著有些茫然和不解,他卻只是認真的看著你問了一句:

  「為什麼?」

  「你才十七吧……!還有為什麼明明應該是我問你的,你為什麼會在我房間?」

  碓冰真澄皺了皺眉,「交往了不是應該一起睡嗎?」

  「到底是誰告訴你這樣奇怪的知識!」妳忍不住問他,看了眼牆上的時鐘,對著不知道為什麼就答應了要交往的新任小男友擺出了嚴厲的姿態,「好了,真澄君該回房間睡覺了,明天還要上學哦。」

  妳...

方应看【女大不中留】

遇見逆水寒
方應看∣女大不中留

那日三合樓辦了個活動,正巧手裡剛結了一件與追命師兄一同承辦的案子,你們二人左右無事,便權當嚐鮮,去那頭討了個新鮮來看。

誰知點的幾罈酒剛上,身旁就傳來一陣騷動,尋著聲音望去,隔著人群便見到了方應看。

不得不說方應看的模樣實在是生的極好,那對與生俱來囂張的幾乎要聳入髮鬢的眉和後天磨煉出來的氣勢,往哪兒一杵都是焦點。妳忽然想起自己是很久沒有這樣隔著一群人看他了,站在他身側太久,幾乎要忘了他該是多耀眼的人。

方應看的嘴角持著一抹清淺的笑,分明放在普通人身上都能感受到溫和的淺笑,到他身上卻是多了幾分輕佻與涼薄。那種上位者的悠哉和傲慢在他身上展露無疑,偏生又因為那張...

拙荆【方应看】

方應看∣拙荊

方應看找到妳的時候妳正坐在王婆婆的院裡和她學著怎麼包粽子,平凡人家吃不起包上了五花肉與蛋黃的粽子,於是學的便是素淨的糯米粽,只加了一些花生米當配料。

他半倚在門口望著妳和老人家學著捆粽子,模樣笨拙,怎麼綁都綁不如一旁的王婆利落好看。

沮喪的樣子就像個垂了雙耳的兔子似的,生氣的樣子像河豚,吃東西的時候又像松鼠。

門外的身影落在地上,和一旁蔥郁的樹合成了一片舒適的涼蔭,一時間妳竟也沒有發覺門口不知何時多了個人,就這麼讓方應看在門外對著妳看了許久。

在妳終於成功的綁了一顆漂亮好看的粽子時,開心的歡呼了一聲,耳朵卻捕捉到了極其細微的輕笑。

一回頭,卻見著了笑意盈盈的方應看倚在...

山中書事

興亡千古繁華夢,詩眼倦天涯。 孔林喬木,吳宮蔓草,楚廟寒鴉。

數間茅舍,藏書萬卷,投老村家。山中何事?松花釀酒,春水煎茶。

——張可久《人月圓·山中書事》

最難能可貴的是他懂得賞酒,也得以品茶。

氤氳白霧飄渺了遠山,他說這裡的青山如黛,卻在同我一起來這間茶舍時見著了朦朧的模樣。倒也不可惜,多了幾分潑墨的詩意,失了晴空萬里又何妨?

茶舍很靜,似乎因為遠在山上而杳無人煙,負責維持著的是個在我們到時正坐在竹椅上幽幽望著遠山的爺爺。

他為我們上了一壺茶後又慢恍恍的走了,一身唐裝和一小搓花白的鬍子,緩慢的步伐卻挺直的背脊。我見那是文人的傲骨,有修竹之影。

我和李澤言說我想去附...

与君同:方应看520节日快乐呀❤

520節日快樂❤

「方應看方應看!」
妳提著裙擺在迴廊上朝他跑去,方應看聞聲望來,見妳這樣興致匆匆也沒有出言阻止,倒是挑眉看著妳朝他跑來。

等到妳跑上亭子裡時,他才慢悠悠地問了一句:「做什麼跑那麼急?怎麼,才一日不見--就思之如狂了麼?」

妳喘勻了氣後卻又抿著唇不說話,支吾了半餉也不見他有半點不耐,只是支著頰看你,眼底的玩味顯露了大半。

方應看這模樣讓妳不禁有些惱怒,便問他:「你怎麼都不問我什麼事?」

「看妳這傻乎乎的樣子也有趣得緊。」

「……」妳無比氣惱的瞪著他,「虧我還想和你分享今日我家鄉的風俗!」

聽妳這樣一說,他倒起了興致,喔了一聲問妳。妳這才被他的反應取悅,問他:「你知道...

紅妝

紅妝∣#葉問舟 #遇見逆水寒

葉問舟已經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把視線落在小師妹身上。
也許是從妳被師父帶回自在門後他見到妳的第一眼,也許是妳在雲起台說要看星空卻自己睡著的那一刻,也許是妳因為怕苦而在喝藥時皺起眉頭的模樣。

總之再他一個不經意的停頓裡,葉問舟的心頭已然被那嬌俏的身影佔去。

妳的志在山河,他便陪著雲游四海。

只是葉問舟沒有想過他的小師妹會長大的那麼快,快得叫人恨白駒過隙,散成了一把握不住的沙。

然而他只會笑著看妳,在妳漾起了春日暖陽一般的笑容時輕點鼻尖,寵溺又捨不得責罵。心裡的喜愛凝結成一句似歎似笑的話:「妳呀……真不知該說妳什麼好。」

妳獨自一人在繁華汴京裡游歷,他不曾說過...

英雄本色

英雄本色∣方應看

梅園的果子熟了,一片綠林中綴著一顆顆青綠點紅的梅子,看上去就叫人雙頰發酸不住吞嚥。

接連幾場梅雨,濕得骨子裡都染了潮,方應看見妳成日奄奄地趴在窗臺邊對著外頭發呆,勸也勸不進來,索性趁著今日難得停了雨要帶妳出京郊遛達遛達。

這時妳才知道,原來方應看在郊外還有那麼個莊子。見妳雙眼發亮興致勃勃,方應看很是滿意,他噙著笑意讓妳回房裡拿好披風,便命彭尖備了馬車。

距離京郊不願處便是方應看的園子,妳在心裡讚道方應看原來也有這麼個風雅之地,後來想起他的身分也不覺奇怪了。

方應看見妳一入了園子就直在裡頭亂竄,一面笑著看妳,一面想著究竟該誇妳的天真爛漫,亦或是嘲笑妳沒見過世面。

「...

溫柔鄉


醒來時四周依舊昏暗,於是妳迷迷濛濛的翻了身子就想去揭開床帘,手剛探過去便被一把握住,妳嚇得縮了一下,卻聽見幾聲窸窣,像是被褥翻動的聲音。

燙人的體溫貼到妳背後,帶著龍涎香的氣息。他的吐息落了半個肩頸,妳瑟縮了一下,卻聽他開了口,懶洋洋地問:「怎麼起了個大早。不累?」

「你還好意思說!」妳伸手推搡他的胸膛,方應看卻將手臂收得更緊了些,「沒有你這樣的……一碰上休沐就起那麼晚。」

「規矩?我便是規矩。」他笑了一聲,剛睡醒的嗓音慵懶不羈,倒比平時多了幾分撩人的成分。

方應看的指腹摸上妳的下頷,沿著臉頰蹭到耳去。他似是特別喜愛妳瑩潤的耳垂,但凡被他碰上妳耳上無物,便要伸手捏幾下才罷休。

思及此...

薄荷之吻

薄荷之吻∣李澤言

Mojito的薄荷味充盈在鼻尖,帶著薄荷的清爽與檸檬的酸味。
透明的杯體與裡頭承載的冰在光的扯射下映出好看的色澤,漂浮在如水晶一般酒水中的薄荷葉舒展的恰到好處,像是在聚光燈下緩慢的伸展柔韌肢體的芭蕾舞者。

靈魂的神聖與輕盈此刻被表露的恰當,然而比起面前這杯Mojito,吧台裡的男人更加吸引妳的注意。
他一身白襯衫和黑色西裝褲,半腰的黑色圍裙勾勒出好看的腰臀線條。白襯衫的袖子捲在小臂上,手腕上的錶此刻被拆下,卻成了最恰當的乾淨。

「怎麼樣?」

男人的嗓音低沉,沾了酒精後更加醇厚而富有磁性,像優雅舒緩的大提琴。妳順著聲音將視線落到他的臉上,見他神情舒緩,眼底帶笑,忍不住點頭讚...

【方应看×你】一不小心冷战回门

朝堂江湖皆傳,這陣子神通侯方侯爺脾氣特別不順。朝廷上,方應看一連端掉了幾個與他對立的勢力,手上的大權愈發盛大,一時之間人心惶惶。

「多指橫刀七髮,笑看濤生雲滅」

方應看北宋六大高手之一,又是有橋集體的掌大權者,方應看這一串行為惹得各派各自防備,連集團門面的米公公也多次明示暗示了起來。

當今太傅、亦為禁軍總教頭的諸葛先生也難得皺了眉頭,倒是神侯府的無情大捕頭不怎麼著急,只是淡著眉眼寫了封信,拆人捎回自在門。

雲起台的日出和日落都是大宋裡獨一無二的,妳披著大氅,靜靜地坐在上頭望著雲海發呆。朝晨破了晨露,放眼望去一片茫茫的白雲翻騰,四周綠葉的露珠漸去。

身後傳來輕輕地步伐聲,控制好的,似是...

©湘湘
Powered by LOFTER
      1/5